无兄弟,不魔兽

谨以此文纪念我最好的魔兽战友rfx(由于涉及个人隐私,将姓名打上马赛克,只露点姓名首字母)

    他是魔兽界的一朵奇葩,因为他有着均值不过100,峰值不过120的apm,但这却没能阻碍他成为一名魔兽高手。他在高手中排名第几?呵呵,奇葩哪能和普 通的高手一起排名,在每个月1号发布的ZoneRank排名中,你是不可能找得到他的名字的,但是人们都知道,他就是0211魔兽界的传奇人物,号称 0211Grubby的oylb同学。哦,sorry,这是我的自我介绍,我不是在说rfx。
   
    相识:
    afu(我们通常这样称呼rfx)和我是南七技校黄山路分校的校友,但是和我一起并肩war3,那是一起进保福寺做研究僧之后才开始的。afu在大学也打 war3的,但玩得不多,他那时的战友也是0211的一位传奇人物,jakuan,此人擅长ws流,而且用得出神入化,afu此后在war3上形成的独特 战术作风,也肯定是深受此人影响,不过这是后话。当时,afu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学业上,因为保福寺里面也有很多的部门,藏经阁做扫地僧这种好差事只有成 绩好的人才有资格去。
    06年的夏天过后,我和rfx都来保福寺做了和尚。此时的他不是一个纯粹的和尚,因为他是有女朋友的。不过他很快就纯粹了。他女友去了地球的另一端,之 后,他们间的认知发生了严重的冲突,afu说今天天气真好,阳光明媚,万里乌云的时候,她女朋友却说,没有阿,外面漆黑一片。于是,他们分手了。(我在此 yy别人的感情,有遭雷劈的可能,上帝阿,请原谅我。但说句实在话,异地恋,很少有好结果。)这时的afu,当然是相当的痛苦,在他感觉到空虚,寂寞,好 冷的时候,我的一句话带给了他温暖,"来阿,搞魔兽。"

    并肩作战:有太多的经典,我该如何回忆?
    起初在我眼里,afu就是个菜鸟,是的,当时就是这样。他最擅长的,也是他唯一会的种族就是human。他的战术?哦,不,他没有战术。打魔兽的时候,他明显就是我的小弟,跟我混的。这也符合我一贯的看法,成绩比我好的人,打游戏肯定打不过我。
    我们最常去的就是浩方天津2房间,我们喜欢用lost temple这幅图。这个图上面,我们有最擅长的战术:afu上来开分矿,然后我三下五除二,直接把对手打到GG。这种最擅长的战术,我们逐渐不再擅长, 因为时代在发展,我们的战术也要发展。而且,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。乔丹之所以伟大,就是因为他能让自己的队友变得强大,而我,就是和乔丹类似的人。在 我的光环照耀下,afu逐渐强大起来。
    afu有jakuan的ws流的功底,有无敌MapHack工具的支持,他逐渐在形成自己的战术,他就是LostTemple上的"塔立班"。有人会说这 是广漠的外号,其实他错了,afu和广漠在同一时间各自独立的发明了"立塔"战术,只是我们混迹于浩方,没有将此战术发扬光大,而让广漠夺去了这个称号, 把这个称号给afu,他绝对是当之无愧的。
    渐渐的,我不再是战斗的主导者,阿福的操作,意识都有长足的进步。他有一天跟我说,他没用MapHack了。我十分惊讶,因为他的意识就和用了 maphack一样,他算得到对手何时会来搔扰他,算得到对手出了什么兵,然后自己出克制对手的兵种。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了流传很广的一句话:"看尽所有A 片,心中自然无码"。想必afu也是用多了maphack,在不用maphack的时候,他依旧猜得到那一层迷雾马赛克下的对手在做着什么。
    于是,我们保持着极高的胜率,一度是浩方里的"双孤求败"。记忆中留下了太多经典,很多在逆境下翻盘,都有这类似的情形:我的基地被对手抄得连渣都看不到了,这时,对手肯定以为赢定了,其实,他们错了,afu在家韬光养晦,大军一旦出动,A得他们灰飞烟灭。

    无兄弟,不魔兽:
   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。随着4K战队的解散,我知道我和afu这对最佳拍档也快要分道扬镳了。魔兽让我们度过了很多空虚,寂寞,好冷的夜晚。而有冷,就总有 暖。afu这么出众的男人,就像漆黑里的萤火虫,那么的光亮。当他不想single的时候,他也就不再single了。白天忙科研,晚上陪mm,不会再有 时间和我一起搞魔兽了。而如今在浩方上,如果没有afu照我,我总被被人虐。打游戏,就是找点乐子,越被人虐,就越发怀念曾经所向披靡的时代。时光一去不 复返,也就让我对这段往事说byebye吧。

Comments